合作案例当前位置:主页 > 合作案例 >

他想作为重振美国经济的总统青史留名

时间:2019-01-06 10:24 作者:admin 点击:

在“货币社会主义”条件下,美国涌现出大量没有生存能力、仅靠廉价贷款输血的“僵尸公司”。如果资金成本继续上升,它们的下场是可怕的。
 
美联储提升关键利率乍一看来颇为奇怪。同时,它还开始清理这几年在“量化宽松”计划内购入的证券头寸。危机前,美联储的资产维持在8000亿美元水平。2014年10月最新一轮“量化宽松”完成后,其资产膨胀到4.5万亿美元。大约1年后,美联储开始清理证券头寸,抛售国债和抵押债,即回收流动性。现在平均每月回收500亿美元。抛售债券的效果和加息是一样的。在美国,经商变得困难,资金开始稀缺,爆发全面危机的风险在上升。
 
毫无疑问,鲍威尔和姆努钦都比特朗普更清楚加息的危险。但鲍威尔却意味深长地说,国家正在形成有利的宏观经济环境——风险降低、需求增加等等。也就是说,加息是“有科学依据”的决定。也罢,美联储主席本来就只能说些陈词滥调,甚至是蠢话。但前主席艾伦·格林斯潘是可以说心里话的。他敲响了金融市场崩溃的警钟,呼吁全球投资者“为最坏情况作准备”。2018年8月,英国罗斯柴尔德投资信托公司主席雅各布·罗斯柴尔德也表达了对危机的担忧。他说:“低利率和量化宽松的时代即将结束,这给战后经济秩序和安全带来了风险。”
 
美国《时代》周刊采访的半数以上专家承认,危机可能在2019年爆发。其他专家也认为危机不可避免,只是把时间改为2020年。
 
不管听起来多么荒谬,想要引发危机的正是印钞机的所有者——美联储的主要股东,其中包括姆努钦曾经供职的高盛集团。算法早已做好。印钞机主人先拼命印钱,让经济增长,创造新资产。然后突然间减少货币引发危机。破产随之开始,资产成倍贬值。
 
最后,印钞机主人再购回廉价的资产。在此之后,新经济周期启动,货币供给再次增加,为下一次掠夺创造条件。顺便说一句,1929年引发纽约证券交易所恐慌的正是美联储。种种迹象表明,金融寡头故意制造世界危机,因为美联储的危险行为刚好与其他主要央行同步。比如,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也是高盛集团出身)表示,欧元区正在收拢量化宽松计划,新的一年不会再有宽松。10年来一直把基准利率维持在0.25%的英国央行也出人意料地在2017年11月和2018年8月先后将利率提升至0.5%和0.75%。
 
近10年来,所有主要经济主体——国家、企业、家庭都在享用廉价资金,增加杠杆。美国所有经济部门的债务总量已接近GDP的300%。欧洲和中国也是如此。资金成本提高将导致清偿各种债务(国债、公司债、个人债)的费用增加。美联储和其他央行收紧货币信贷政策必将引起所有经济部门的债务违约。
 
上次金融危机结束以来,国际金融界的游戏规则始终没变。这个规则就是所谓的华盛顿共识。共识之一是不得限制跨境资本流动。因此,危机一旦在美国(或者欧洲)爆发,它将如燎原之火一般蔓延至全世界。而且,没有人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场世界金融火灾。
 
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可能沦为替罪羊。他想作为重振美国经济的总统青史留名,却可能作为引发经济危机的罪魁祸首被载入史册。这场危机一旦爆发,其规模将不逊于1929年的危机。